純銀的上課日記

關於部落格
有關教學和生活中的噗拉噗拉
  • 333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九一一生產記錄

 
接下來以時間來記錄
9/10 晚上十一點
直接上二樓進待產室報到講了一下狀況,就被命令躺好,護士隨後拿了一小張綠綠的試紙來做第一次內診:是破水沒錯哦!開了1公分,來~衣服都脫掉換這個!
一邊換上醫院的衣服時還不知接下來死活的我還因為不用被退貨而跟喬仔笑的很開心…還來不及笑完護士很快的把人翻面連塞了兩顆甘油(哦~還兩顆游~),塞完後下床不到五秒鐘馬上朝廁所狂奔去展開只有腸胃型感冒才會有的颱風天開閘門氣勢~~
由於是高位破水,所以一開始只有褲底微溼,連落紅都不見蛋,但產婦只要一開始破水就有感染風險,所以才剛洗完大腸的我馬上被綁上點滴只能乖乖躺躺在床上,連去上廁所都得提著它,跟我想像中還可以做幾個瑜伽動作坐坐彈力球簡直差太多了。
 
9/11 凌晨一點
還是只開一公分,於是護士開始一個鐘頭給一顆催生藥。
 
9/11 凌晨二點
吃第二顆催生藥…
可能是催生藥開始在作用,慢慢有了宮縮的感覺,但也都只有肚子緊緊繃繃的感覺,連拉肚子都比這個痛,讓我不禁快樂的幻想著哦耶我是產程很快的媽媽,還沒痛到都生出來的那種lucky媽媽…
 
凌晨三點
再一顆催生藥
此時開始有一點落紅,護士又來內診:還是一公分半,妳的子宫頸還很硬,還早!
看來妹妹還沒想要出來,只好一直用意念告訴她:慢慢準備沒關係,但是準備好就要一口氣衝出來哦!
 
凌晨四點
第四顆催生藥
宮縮終於有開始比較密集的跡象,但離一分鐘宮縮個三、四次還遙遠的很咧~
 
凌晨五點
第五顆催生藥
說實在的,雖然護士都交待能睡就多睡一點,但這時誰睡的著啊?尤其只隔了兩塊布的隔壁床爸爸的打呼聲還這麼響亮!
 
早晨六點
第六顆催生藥
非常有義氣的靜儒昨晚接到電話就趕來陪到十二點才離開,一早又先打了電話問想吃什麼,之後非常火速拎著一大包麥當當早餐出現在病床前,除了產婦外還很會做人的幫值班的產房同事一起準備了咖啡漢堡(這種聰明體貼又伶俐的老婆娶到誰幸福啊!),這個時候的宮縮就再比mc來時悶感再強烈一些了。
 
早上七點
打了一劑子宮收縮針,到這個時候,都還只開了一公分多。只好默默的再對妹妹說:沒關係~準備好再出來,不過別拖太久就是。

早上八點
老媽來換喬仔的班,因為喬仔要去班親會…說實看到老公這個時候都還要去工作不能陪自己心裡真的x,但是又何奈呢?他也是百般不願,唉…屋簷下的流浪教師之還要當導師且是第四手的後母之悲歌~
 
落紅越來越多,衣服也沾了一塊又一塊紅漬,還好不用外出見人。
子宮收縮針一打下去果然就不一樣了,宮縮非常明顯的變強烈,開始得用瑜伽的吸十吐十來配合。
之前就有聽一些前輩說過,有的人生小孩是痛,有的人是酸,我則是屬後者,從一針下去後,一波波的宮縮如同海浪般湧來,而且就像漁業氣象講的,小浪轉中浪,中浪轉大浪,大浪變瘋浪啊…(誤)。
  
早上九點
酸痛感像堆疊式一層層的愈堆愈高,雖然繼續吸十吐十,但宮縮帶來的酸痛是一次比一次更強,躺在床上時緊緊捏住毯子全身冒汗,咬著牙根扁著嘴硬是撐著等酸痛退去。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二次上廁所時剛好又開始宮縮,下腹的強烈酸感讓只得“暫停”在馬桶上發抖著緊握著扶手調整呼吸,還好廁所內的扶手鎖的夠緊,不然應該被我拆了!
好在宫縮是一陣一陣,並不是一直持續的,所以還可以在風平浪靜時跟老媽聊聊天,喝個牛奶熱開水之類的,還跟朋友還有瑜伽老師互傳了幾封簡訊。
 
早上十一點
很好,過了這麼久,竟只開了二公分!護士:「妳的子宮頸都還很硬哦~」
身體跟精神經過了一整個早上的折騰,既疲累也飢餓,但這種五六分鐘就來一下的狀況是不可能睡得著的,不過好在餓了還可以指定老媽幫我市場某一攤的肉圓來吃,口慾得到滿足後精神也稍微好了一些。
 
看到這裡應該就有不少人想問:幹嘛虐待自己啊!趕快打減痛分娩啊!幹嘛省那個錢啊?
理由有三:
第一:之前學校就有已生了兩個小孩的媽媽對我說「如果妳的陣痛是酸的那種,那麼就不用打減痛分娩了,因為它只針對痛的那種,對酸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就是酸的那種,一點幫助也沒有!」
第二:才剛在長庚生完不久形容痛起來就像是卡車碾過下半身的阿秋極度不爽減痛的效用:「我打到雙腳都麻了還是痛到翻過去!別打!浪費錢!」
第三:練瑜伽的時候老師有說過:「打減痛會拖慢產程。」
 
綜合以上三個理由,我就一直沒有提要打減痛針…直到護士再來內診時說了一句:「現在只開了二公分,妳後面還會愈痛哦!」一時之間似乎聽到雷打在頭上的聲音,我不得不問:「聽說減痛對酸沒有效,是真的嗎?」「不會啊!一樣有效啊!而且妳的子宮頸這麼硬,打了之後肌肉放鬆比較好軟化,也就比較好開。」「可是我有朋友說打到腳麻了她都還沒感覺吔!」「這種案例很少,她的體質比較特殊吧!大部份都是有效的。」
 
所以…理由一
「如果妳的陣痛是酸的那種,那麼就不用打減痛分娩了,因為它只針對痛的那種,對酸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就是酸的那種,一點幫助也沒有!」
對酸也有用
理由二
第二:才剛在長庚生完不久形容痛起來就像是卡車碾過下半身的阿秋極度不爽減痛的效用:「我打到雙腳都麻了還是痛到翻過去!別打!浪費錢!」
每個人體質不同,這個案例很特殊
理由三
練瑜伽的時候老師有說過:「打減痛會拖慢產程。」
但都已經給我拖了這麼久才開二公分,想快也不快了了吧…老師歹勢,我要破功了…
 
就在又一波海浪再度回馬而來時,我終於投降了…
此時,是中午十二點,距進來醫院已過了十三個鐘頭。
 
照著護士的口令弓著背就打針位置,「等一下麻醉師會來安針,妳就可以好好睡了」說完就朝手腕點滴先打了一劑大概是鎮定舒緩之類的針,然後,連麻醉師的面都沒有見到,我就先昏睡過去了…
 
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身體感到非常的輕鬆舒服,連一點痛都感覺不到,重點是這一針讓我在折騰了一夜後得到三小時極為滿足的睡眠,好感恩啊!很好,可以再戰了!
 
下午四點
開了四公分
 
下午五點半
下床上廁所時,突然有溫溫的液體流了出來,本來還很害羞的以為自己漏尿了,結果愈流愈多突然間就像打翻水桶一樣嘩啦啦倒了下來,隔一秒馬上清醒「啊啊啊!!破水啦!好尷尬好尷尬!」好在老公的反應夠快,馬上撲上前推了一片產褥片在正下方讓災情減少一些…雖然…還是得勞動清潔阿桑來拖地…
就這樣,讓我見識到什麼是名副其實的破水!真的就像打破的水球一樣,非常有趣的經驗可能到當阿祖還記得住!
 
晚上六點
開了五分分
 
晚上七點
產婦說想吃炸雞(要知道後面一個月吃不到垃圾食物是很痛苦的),當老公的就很體貼的去抱了一桶肯德基還有可樂跟蛋塔回來,一群人圍著炸雞桶很開心的把待產室拿來開趴。
 
補充完體力,也開了八公分了
 
關於內診
很多網路上的媽媽都寫過內診是多麼多麼可怕的一件事,但根據待產了二十個鐘頭從夜班等到白班再到夜班的換了三個不同的護士被”診”了忘記次數的經驗告訴我:內診其實不會痛也不恐怖,恐怖的是粗心又粗魯的護士!!還好我只被一個不是很ok的夜班”整”到一次,不酥福到哇哇叫還得指揮她:後面一點啦!不是那裡啦…所以各位媽媽,內診跟護士的經驗是有很大的關係,下次還是離菜鳥遠一點好。
 
晚上七點五十
進醫院的第二十一個小時
終於等到護士說可以進去了,陪我進產房的護士非常的有耐心也非常的有經驗,指導我要在最痛的時候用力,此時就是在驗收平常練習瑜伽呼吸的成效,感覺上配合著吐納施力並非難事,而且專注在吸氣及出力上頭,根本不會有什麼空閒拿來唉唉叫,安靜吸吐到喬仔進來時一度懷疑老婆還沒開始生,是靜儒提醒他「爸爸在發什麼呆,趕快拍啊!」才意會過來舉起相機。

可能護士很少碰到會用鼻吸鼻吐的產婦,所以還在一旁「哈氣~哈大力一點!」「哈出來!」一邊講還一邊示範…辛苦妳了,但我不習慣用嘴哈氣這一套。

一邊用力時還不忘對寶寶說「不要怕,衝出來就是了,媽媽在等妳了,有醫生叔叔會接住妳,努力往前鑽就是了~」果然寶寶非常配合,雖然前頭花了將近一整天的時間等她準備好,但一開始衝刺後果然沒讓媽媽失望。
吸了幾口氣用力“嗯“了幾次後(真的像是在大便,而且是便秘那種)寶寶就出來了,感覺自己很像一罐香檳,醫生”啵”一下就從很鼓脹的空間裡拔了出一枚小孩。瞬間,下半身有種解放的暢快感…
 
八點十五分,寶寶離開了住了四十週又三天的地方,換個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抱著剛從我體內跑出來的這隻小小白白的、揮舞著四肢哇哇叫小小人,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一種混合著激情感動加不可思議的奇妙感覺
「哇鳴!我生了一個小孩吔!」
「是我的小孩吔!」
「是我的小孩吔…」
 
 
寶貝,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後記:

1.聽說我生完不久後「剛剛有個媽媽很厲害,完全沒有唉就把小孩生完了」的傳言馬上傳遍柏仁上下,連靜儒都還跟我說妳太強了吧!我同事都說沒看過這種的!但,這不是我強,是生產瑜伽有效,謝謝瑜伽老師,生產瑜伽的好,果然用過就會知道,也推薦給準備自然產的媽媽哦~

2.有朋友問生的時候有多痛?只能說再怎麼痛都沒有前面宮縮時來的痛。有沒有剪會陰?答案是有,因為南部的醫院非常保守,不流行北部不剪那一套,而且對於大部份的醫師而言,整齊的傷口比不規則的撕裂傷還好處理,但就像其他的媽媽說的,醫生在剪的時候是沒有感覺的,一來是打了局部麻醉,二來是再怎麼痛都不如陰道口撐開的痛,但…有可能是瑜伽裡勤練凱格爾的關係,就像老師說的那裡會變的比較有彈性,所以我並沒有太痛的感覺。總而言之,練練生產瑜伽真的是不錯的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